【Ib小說翻譯】比魔法更強大 -5

※注意
本篇為網站「mable」上的二次創作小說的翻譯,作者為ショコラさん

翻譯已經取得作者的同意。

小說本家連結在此↓

http://nanos.jp/mable/page/1/ →Ib(メイン)→魔法より強く

 

※ギャリイヴ二次創作小說,十年後的故事。
※本篇有些許關於性的描寫。

 

 

因為Ib說什麼都要先入浴,所以現在她正在浴室。室內迴盪著淋浴的聲音。
對Garry來說反而不希望她淋浴。但他也很清楚對於原本沒那個計劃的女性來說,有些必須做的事前準備。
所以在這段時間Garry收拾了杯子、將床邊以外的燈光關掉、準備好飲水,還有在和Ib相遇之後馬上買好的東西放到枕頭下(一瞬間突然覺得準備太過周全說不定會嚇到她)。站在音響前考慮了一下,雖然說氣氛很重要但這應該太超過還是算了。
(是怎樣的男人呢)
Ib的魔法使。
能夠一直喜歡著對方整整十年的話,男方應該也對Ib抱有好感吧。若不是這樣那就只不過是小孩子的戀愛罷了。是進入青春期之後就會發現那只不過是憧憬而宣告結束。
(但是,不管怎麼樣,現在那傢伙並不在Ib身邊)
說不定沒辦法讓她忘記,但是,可以一直在她身邊的人是自己。
浴室的門發出咿軋的聲音,慢慢地打開來。
這麼說起來並沒有告訴她這扇麻煩的門該怎麼開啟,但她卻很順利地出來了。這也是她的魔法吧。聽著漸漸走近的小碎步,不知不覺的挺直了身子。
(……嗚哇,開始緊張了)
明明已經老大不小了,卻像還在學的學生一樣緊張。
因為沒有給她替換的衣服,應該還是穿著那件小禮服吧。項鍊應該拿下來了吧,有點想要試試看怎麼拿下來的說,真可惜。
一邊想著這些事情一邊回頭,眼前的景象過於震撼而不自覺地發出了「嗚欸!?」,破壞氣氛的聲音。
「咦……怎、怎麼了?Garry,我、哪邊很、很奇怪嗎?」
用力地搖著頭,用幾乎快讓頸椎斷掉的力道。
(只有一條浴巾什麼的完全在預料之外啊……!)
暴走的心臟似乎就快從嘴巴跳出來,反射性的用兩手摀住了口。
Ib不安地抓緊胸前的浴巾,反而更強調了胸部,不過本人大概沒有這個意思。
「不、不會很奇、奇怪啊……」
「……真的?」
只能不停地點頭。Ib露出「太好了」的笑容,然後坐到床邊。
(嗚哇。嗚哇──)
就算是在昏暗中,剛出浴的肌膚看起來還是非常美味的樣子。雖然想要就這樣吃抹乾淨,但,這世界上有個叫做禮貌的東西。
「人、人家也、也去、沖個……澡、吧。妳小心不要著涼了,人家馬上就會出來了,啊~可是人家會洗乾淨的不要擔心喔……」
僵硬的從床上起身,準備走進浴室時,卻被Ib從抓住衣服,用力往後拉。原本就因緊張而僵直的身體,就這麼輕易地以背部倒向床。
映入眼中的是早已習慣的天花板,以及只包著一條浴巾,像是在窺視著什麼的Ib的臉。她彎下腰,啾、的一聲,輕輕地用唇啄了一下Garry。
「Garry……可以不用、洗、也沒關係喔」
紅色星星火熱地閃爍著。
「可……是、那個……人家、今天走了、一整天」
「沒關係。這樣就可以了。」
Ib騎到Garry身上,撫摸著他的臉頰。肥皂的味道隨著熱氣飄在空氣中。
「我、已經等不及了」
被這麼一說,他也不可能再等下去了。

 

就算一絲不掛,Ib依然是神祕的人。
伴隨著愛撫而慢慢卸下所有防禦,全裸著躺在床邊,橘色的燈光照在身上,她喘著氣這麼說。
「吶……Garry」
「什麼事」
跪在床上,把扣子全開只是披在身上的西裝襯衫脫下丟到一邊的Garry回答。扣子是Ib解開的。
「我……看起來像女人嗎?」
沒有多想的Garry凝視著她。眼睛像是覆蓋了一層淚水的薄膜,是剛才欺負她的結果,或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呢。
被她這麼一問Garry反射性的仔細的觀察了Ib的全身。不管是大小適中的胸部、有彈性的手足、或是從肋骨到腰間的線條、還有在那下面的全部。
發現自己被這樣仔細盯著的Ib,雙手從胸前滑至大腿。
「……是女人喔?」
好想稱讚沒有就這樣舔遍她全身的自己。
「其實是男人之類的……完全不會這麼覺得喔」
就算是這樣也無所謂,而且摸起來的觸感也完全是女性。不是那個意思,Ib低下頭輕聲說。
「確實、對我、那個……有那個、意思嗎?」
她是認真的。不是開玩笑。
然後Garry所感覺到的是。
(…………那個『魔法使』的傢伙到底把Ib傷得多深!?)
腦袋因激動而充血,幾乎快要頭暈的憤怒。
竟然會做出讓這麼美麗的女性說出這種話的事情,除了她喜歡的人之外還會有誰。那個男人,在某個情況下對Ib說了她沒有女性的魅力之類的話。
因為暴怒而使得腦袋變得混沌不清。看到Garry的表情,Ib縮著身體說著「對不起、對不起」不斷道歉。完全是火上加油的行為。
察覺自己露出了凶惡的眼神,Garry反將Ib壓在床上抱住她。Ib反射性的想要逃走,於是Garry抱得更緊了。
「啊……Garry、」
「……我是不知道妳被說了什麼」
「……!」
Ib的動作停了下來。應該是注意到Garry壓在她腰間、那滾燙的部分了吧。當然這是故意的。
「人家會讓妳完全明白,妳是女人這件事」
「……Garry……」
伸出纖細的手腕,繞在Garry身上。
剩下的,就只是字面上的夜晚而已。

 

 

早晨一如往常平等的到來。無論他們多麼想要度過比平常更加濃厚的一夜。
這像藍色寶石般的清晨,和某天暴風雨過後的早上如出一轍。甜美夢境的餘韻就算在朝陽下依然存在,因為Ib還躺在床上。
(只是……沒想到Ib竟然是第一次)
真是開心的誤算。有個愛慕了10年的男人,就算無法和他修成正果,不,就因為是這樣,所以沒有任何經驗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好可愛啊,Ib……)
掬起散亂在床單上的巧克力色。就連睡臉也令人憐愛。和她十指交握、聽著她規律的呼吸,沒多久,她稍微翻了下身。張開的眼簾下,慢慢出現的是石榴般的深紅色。
「……嗯……」
似乎是在確認身處何方的環視四周,然後察覺這是哪裡,接著又發現自己什麼都沒穿。滿臉通紅的想將自己埋在床被下。
「Ib~?在玩捉迷藏?」
「呀啊」
用雙腕將Ib連著棉被一起抱住,Ib發出了可愛的驚叫。維持這樣的姿勢將頭靠到她的肩上。
「早啊~Ib?」
「早、早安……Garry……」
Garry把臉靠近Ib,嗯~的嘟起嘴。Ib稍微猶豫了一下,啾、的親吻了Garry的唇。
然後是兩人的輕笑。

 

早晨寧靜的空氣中響著淋浴的聲音。
在廚房的Garry正想要泡咖啡,手指卻碰了巧克力粉的罐子。雖然感到有點不對勁,不過現在不是在意這種事的時候。現在有更需要考慮的事情。
「Garry……那個……襯衫,謝謝」
對著從浴室走出來的Ib,「呀啊──」的像女學生一樣發出了可愛的尖叫聲,叫聲是Garry發出的。
從自己襯衫中特別挑選了特別寬鬆的一件果然沒有白費。是完美的男友襯衫裝扮。
Ib似乎比剛起床的時候更加害羞了。
「好棒!超棒的Ib!非常棒!」
「謝……謝謝……」
「妳等一下喔,早餐快要做好了。」
一邊說著一邊從冰箱拿出蛋,Garry只穿著寬鬆的居家長褲,上半身則是裸著的。
「嗯,謝謝……可是,在這之前,上半身也穿著衣服比較好吧」
「哎呀討厭妳心動啦」
Garry開玩笑地用兩手擋在胸前,Ib則是慌張地解釋「不是那樣的!」
「要是這樣直接去做要使用油的料理,很危險的……會被熱油噴到吧」
每天都是這樣半裸著做早餐,的確有時候會被濺起的油燙到。也是有道理呢,於是Garry穿上掛在冰箱旁的圍裙。但這舉動反而讓Ib露出了不知該說什麼的表情。
「嗯?怎麼啦Ib」
「天然……」
「?」
「那個,那,在早餐做好之前,我可以看看你的房間……嗎?」
這麼說來,昨晚的Ib的確沒有仔細參觀過這個房間呢。看到的只有沙發、床和浴室而已。
「可以喔~應該是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啦,不過不要翻得太仔細喔」
「嗯,我只是想要看看而已……還、還有啊、Garry」
「什麼事?」
「剛才的,上半身最好穿起來然後你說的那個」
「……?」
「猜、猜對了、一半」
臉頰染上了一片紅,Ib小跑步的離開了廚房。
「剛才……人家說了什麼啊?」
Ib提議最好穿著什麼,然後Garry回答她的話。
『哎呀討厭妳心動啦』
右手握著的雞蛋被捏碎,也不管蛋白跟蛋黃混在一起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Garry盤算著待會兒要怎麼料理回來的Ib。

 

 

心和身體的距離都縮短了,兩人總算是名正言順的戀人了。雖然Garry是這麼想的。
「……為什麼還是不告訴人家妳的手機號碼呢」
「…………對不起」
「妳不需要道歉,人家只是想要知道理由啊」
手牽手走到她家的大門前,把Ib送回家時發生了這樣的對話。
沒想到都到了這個地步還會被拒絕。
「我還、說不出口……很害怕」
「害怕?」
「啊、不是的,不是覺得Garry很可怕」
Ib用兩手緊緊握住Garry的右手。
「我……喜歡Garry」
這是Ib第一次將她的心情說出口的瞬間。但卻有某種空虛感。
「昨晚的事情也是,像作夢一樣幸福,我好開心……所以好怕會消失」
「……消失?」
Ib點頭。Garry不懂這和手機有什麼關聯。雖然不懂,但也不可能勉強Ib。Garry嘆了口氣把手機收起來。
「OK。那,這次人家就放棄吧。但是,有一天會告訴人家吧?」
Ib點點頭。雖然有點在意她點頭前短暫的猶豫,但這是第一次共寢的早晨,並不想要和她吵架。
「但是,至少告訴人家這點吧。人家還只是,妳的朋友嗎?」
「!」
「不能把人家當作戀人嗎?」
Ib的眼睛變得濕潤。看起來像是覺得開心,也像是感到悲傷。
就算帶著悲傷的表情,Ib依然很美麗。但這並不是想要弄哭她的意思。
無法了解她的心情讓人感到煩躁。總有一天可以理解的吧。
「……可以。可以把你……當作、戀人……」

這天兩人互相親吻後道別。
Garry笑著目送Ib進到門內。然後在完全看不到她的身影後,轉過身。
那險惡的眼神一點都不適合剛交到戀人的早晨。
想要從口袋拿出香菸,才想起很早以前就已經戒菸了。感到更加不爽地踢了路旁的土堆。
(是怎樣。已經成為了戀人,而且也做愛了。卻沒有任何進展的感覺)
肌膚相親並不是沒有意義,相反的有意義過頭了。
比起這件事,還有比起至今努力還要更加難以接觸到的東西,完全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
(……真是笨蛋啊。建立了一堆只有身體上的關係,現在還想要尋求做愛有什麼意義)
這就是自作自受吧。如果是反省的話不管多少次都願意做。所以想要得到Ib更多的東西。

 

兩人不只是約會,也開始會在Garry家過夜了。
Gerry知道自己被愛著,但還是存在著疑問。
手機事件也是一樣,她的世界到處飄著「魔法使」的氣息。Ib不可解的言行。
將話語連接拼湊起來,拼圖就會越接近完成,這也是沒辦法的。
和她一起度過相同的時間後所知道事情。
Ib為了他學習了許多紅茶的泡法、將字練得好看、努力的學習武術、對各種美容也不懈怠,就連提升罩杯的努力似乎也認真的實行了。
還有,Garry一直想帶Ib去的馬卡龍店也有和他的回憶。
說著喜歡Garry的Ib並沒有說謊。但是Ib現在仍然想著那個男人,因為無法與他見面而感到悲傷。
真想用遲鈍的心,就這樣盲目地維持現狀。
因為知道了的話,會非常痛苦。

 

在同一間酒吧,在菸灰缸裡堆砌著菸蒂的小山。
(結果還是,如果不把那個男的搞定就沒辦法有所進展呀。不管是人家還是Ib。……再去問一次媽媽大人吧,這次一定要把那傢伙的名字跟現在的住所問出來,如果有必要的話就用物理的方式解決他。)
Garry咬著大拇指的指甲,萌發危險思想的時候,一個悠閒的聲音傳了過來。
「看起來很不平靜呢。要不要來一盤啊?」
又是那個下棋男。今天也散發著老好人的氣場。
自從上次成功讓Garry坐在棋盤前之後,他一找到機會就向Garry提出下棋的邀請。雖然如此,以Garry好不容易才把棋子走法記起來的程度,當然無法和已經下棋超過20年的他平起平坐。
「棋…下棋呢。和那傢伙的戰鬥,要是也能這樣跟他清楚的分出勝負就好了呢。看人家怎麼擊潰他」
「那傢伙?」
「魔法使、喔」
帶著Ib的心就這樣不知道消失到哪去的男人。就算有多大的實力差距,就算使出怎樣骯髒的手段也要擊潰他。然後踢飛他。
「喔……總之和我下一盤吧」
「等一下,人家正在說的事都不關心一下啊?而且人家根本下不贏你啊」
「這可不一定呀」
「一定的啦。才不要咧」
「不不。那,我出獎品好了」
「啊?」
「如果你贏了的話,我就將我最重要的東西送給你吧」
男人對Garry眨了一下眼睛。
一瞬間,酒吧只剩下留聲機的歌聲與店長碎冰的聲音。
先開口的人是Garry。
「……啊……」
「嗯」
「你,是那邊的人嗎?」
「那邊?」
「不、不要這樣啦人家雖然講話方式是這樣所以很容易被誤會可是男人沒辦法啦!」
「男人沒辦法…」
啊,的一聲男人臉紅了。
「等、不是這樣的Garry君,我沒有這個意思」
「為什麼要臉紅啦!?大叔臉紅什麼鬼啦!」
「真失禮!就算是大叔也是會臉紅的!」
「是說難道你從初次見面開始就鎖定人家了嗎」
男人語塞。等於臉上寫著大大的「答對了」
「等……真假!?天啊討厭!人家要回去了!不潔!」
「等、等一下Garry君,聽我說」
「店長結帳!找錢下次再找!」
Garry是無法大方地宣告「不用找了」的一般人。
「和Ib進展不順利就算了還被戴著結婚戒指的Gay鎖定簡直地獄!笨蛋!人家再也不相信人了!」
想要追上用男大姊的跑步姿勢兼暴亂地踢開店門的Garry,男人急急忙忙的打打算結帳,卻發現錢包裡只放著信用卡。
「對、對不起喔店長,帳幫我賒著!Garry君等等!等一下,聽我說!你聽了之後一定會覺得還好有聽!一定會這麼覺得的!」

然後店內就變得空無一人了。除了這家店的主人以外。
店長默默地將吧檯上的棋盤收進盒內,放到寄酒櫃的最下層。櫃子上的酒瓶都掛著這間店訂製的名牌,而名牌上的名字則會由酒瓶的主人親自寫上。
棋盒的蓋子上同樣貼著一張名牌,歲月的痕跡讓它比酒瓶上的名牌更接近象牙色。
名牌上寫著「Garry」。

 

從懸崖滾落的岩石會不斷地加速。
無法面對應該已經兩情相悅的情感,正是因為兩人之間存在某種巨大的隔閡。
雖然盡全力地不去察覺,但裝作沒有察覺這件事本身就表示已經意識到它了。
Garry感覺到某種東西正在慢慢地乾涸,以及它總有一天會裂開這件事。

 

Garry拿起一個印著紅眼兔子圖案的馬克杯。
「這隻兔子好可愛喔Ib」
Ib點點頭。看來她很喜歡。當Ib激動時便會變得不多話,改以動作來表達想法。
「那當作送妳的禮物吧」
「咦,不用啦……」
「但是,這個要放在人家家喔。過夜時專用喔」
應該只是隨口提到的事情。
但Ib看著Garry的眼神卻像是看到破掉的玻璃一樣,看著某種無法復原的東西。
「……喂」
聲音裡似乎摻著刺。啊,糟糕,雖然也意識到不好,但卻無法停下。
「妳差不多一點Ib。雖然人家不會強迫妳忘記,但妳跟人家在一起的時候也太容易想到『那傢伙』了吧」
第一次用這麼冰冷的聲音對她說話。
並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但Garry對「他」一直存在著疙瘩。就像是沉澱在冷掉紅茶裡的砂糖,一直等著爆發的時機。
「然後還怎樣都不願意告訴人家關於『那傢伙』的事。為什麼?為什麼要一個人背負這些呢?要是妳願意告訴人家的話,說出來的話,就可以跟妳一起思考解決的方法了。要是Ib妳一直都這樣的話,人家」
無法繼續說下去,Garry緊握著馬克杯,然後將它放回櫃子。
雜貨店中兩人的險惡氣氛不斷吸引旁人好奇的視線,讓人更加煩躁。
「……對不起」
「不要道歉」
平常溫柔的一字一句在這時也變得尖銳無比。
雖然也知道自己已經老大不小了,還像孩子一樣鬧彆扭很任性。既然是年長的一方,又是男人,相信並等著她也無妨,心中也是有這麼明事理的聲音。
(但人家才不管咧,這才不是一句沒辦法就好的呢)
要是能那麼豁達哪還會戀愛啊。
Ib怯生生地向他伸出一直緊抓著裙沿的手。要是平常的話,Garry會牽住自己。
但是Garry卻撥開她的手。像是有蟲接近一般。
被Garry甩開手,似乎可以聽見Ib的心被悲傷摔破的聲音。Garry自己也嚇了一跳,和Ib在一起時,自己的身體常常無法乖乖聽話。
緊緊握住被甩開的手,Ib低下頭。
「……Garry,現在可以來我家嗎?」
Garry沒有轉頭,面朝原本的方向側眼看著Ib。今天的計畫應該是買完東西,兩人一起煮晚餐,然後直接住在Garry家的。
「我有想給你看的東西。……是照片。放在我床邊,我每個晚上都會看的」
是當時蓋在她房間的那張照片。Garry最早發現「他」的存在的東西。

 

「哎呀哎呀,Garry先生好久不見──。最近過得如何呢?這裡剛好有馬卡龍,要不要吃一些?」
「媽,對不起,我們在忙。Garry,來我房間。」
「媽媽大人對不起,現在有點」
「哎呀真可惜,那就待會兒見囉。」
回頭看到Ib的母親一手拿著薔薇,一如往常揮著手。

 

Ib的房間還是一樣簡樸。
雖然很整齊,但是太整齊了。就像她本身。
(沒錯,非常的美麗,也會主動邀請你,但卻什麼都讀不到,什麼都不讓人看。)
但是這也要結束了。
會是結束嗎。
蕾絲的窗簾輕飄飄地被風吹起。
相框蓋在床邊。
「……請看」
「嗯……」
Ib站在門邊動也不動。Garry將手伸向相框時,Ib擠出了一點聲音。
「等一下」
聽到她制止的聲音,Garry理所當然地停下手。
「在看之前,我希望你能聽我說」
「……說什麼?」
Ib低下視線。
「我喜歡你這件事。」

你和我是在橋上相遇的吧。Ib繼續說下去。
「那時候被Garry叫住,我嚇了好大一跳。因為太過驚嚇所以逃走了呢。對了,壞掉的鞋子已經快送回來了,已經完全修好了喔」
像活潑的女性般說著話的Ib,只有奇怪可以形容。很明顯的在勉強自己故作輕鬆,也就是說她正處於完全相反的狀態。
「你要我當你的戀人的時候,我很驚訝。還有那個心型的派,真的很難為情……但是,能夠被這樣祝福,也很高興」
臉紅的樣子似乎也不像在說謊。
「然後……接吻的時候,還有那之後的事情也是。還有你說我很漂亮的時候、把我當作大人看、全部全部,我都非常高興喔。就像是真的變成了你的戀人一樣。」
像是雨水打在金屬上的聲音,完全不像是在說開心的事情。
「……好想成為真正的戀人啊」
(討厭……這是什麼情況。好像一切都要結束一樣)
明明現在才要開始。她像是在謝幕般說著所有的回憶。而且並不是Garry想聽的「那個男人」的回憶,而是Ib和自己的回憶。
「全部,都是我的錯。翻開來看吧。」
像是宣告世界終結的聲音。
「對不起我喜歡上了你,Garry。但是……但是,我一直想著,要是你能得到幸福就好了、要是我可以辦到就好了,從一開始就一直這麼想著喔。」
他猶豫了。要是看了那張照片,一切一定都會結束。
就算如此,最後他還是翻開相框。

 

相關文章

    • 黑色模樣的你
    • 01/30. 2015 11:20下午

    最近又跳回去Ib坑ww好想看結局!!希望大大繼續翻RRRRR

    • NEKO
    • 02/01. 2015 12:06下午

    拖稿拖得太嚴重對不起XD
    過年時期來努力一下!

  1. No trackbacks yet.

return top